1500元学费

2021-03-25 13:51

一家人———捡垃圾月入仅五百

记者找到王济热时,他正在垃圾堆旁的一个小板凳上练习从100-0倒写阿拉伯数字,腰间缠着一根红色的粗绳,绳结处被一把铁锁锁住,绳子的另一端埋藏在垃圾堆里。翻开一堆垃圾,记者看到红绳缠绕在一个水泥墩上,绳结处同样被一把铁锁锁住,绳结无法自行打开,原来钥匙掌握在其父亲王经新手中。

2007年,女儿王丽爱出生。说起女儿,胡鹰终于开始说话。“女儿出生一个月,突发高烧,由于无钱医治,耽误了时间,导致脑瘫,医生说要几十万元才能治好,我们哪里来那么多钱,于是只好带回家养着,现在都6岁了,还站不起来……”胡鹰有些哽咽,“小儿子和脑瘫女儿需要照顾,我也无暇照看大儿子,就让他爸把他锁住。”

9岁男孩被近5米长的绳子锁住

五口之家生活在龙华新区龙胜村一个垃圾堆旁,仅靠父亲捡垃圾维持生计

大儿子———怕被欺负怕走失

王经新说,自己穷点无所谓,只是苦了三个孩子,三个小孩至今还没有上户口。大儿子已经停了一年没有上学,这个学期重新开始上学,1500元学费,还欠500元没有交清。没钱买校服,他便为儿子捡来了一套校服;没钱在校吃午餐,儿子便吃方便面;没钱坐校车,他便每天往返学校8公里接送儿子,“最对不住的就是女儿,发烧没钱看病致脑瘫,最大愿望就是把女儿的病治好。”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宋王群

21日,羊城晚报记者接到报料称,在深圳龙华新区龙胜村,有一个男孩被人用红粗绳锁在一个垃圾堆旁边。有行人经过时,男孩便拉直绳子,无辜的眼神看着行人,十分可怜。

王经新刚从外面捡垃圾回来,一边打扫着垃圾堆旁的树叶,一边告诉记者:“其实我也不想锁他,只是他喜欢东跑西跑,我怕他走丢,只好锁住他。”原来一年前,学校放假,王济热一个人外出玩耍,家人十分着急四下寻找,找了整整一天才将他找到,从那以后,为防止儿子再次外出走失,王经新便想出了这个用红绳锁住儿子的主意。“由于家里穷,儿子在外经常被欺负,有时被人打,我锁住他不让他出去,也是怕儿子出去被人欺负。”王经新说。

捡垃圾为生,生活如此窘迫,为何不回老家种田?对于记者的疑问,王经新说:“刚来深圳那时,老家种田要向国家缴公粮,自家那点地缴完公粮也不剩多少,种不种都要缴,于是干脆把地退给了政府,我便来深圳谋生。现在时代不同了,种地可以获得国家补助,可我的地已经退给政府了,所以在老家也没地可种了,只能在深圳捡破烂。”

王经新告诉记者,10年前,他从江苏老家来到深圳,靠捡垃圾为生,这一捡就是10年。其妻胡鹰,来自湖南衡阳,曾是龙华大浪街道的一名清洁工,在扫地时认识了王经新,便走到了一起。2004年,大儿子王济热出生,妻子忙于照看孩子,便不再当清洁工。一家三口生活来源就靠王经新每月捡垃圾的收入支持。

记者仔细查看了住在垃圾堆旁的这一大家子。垃圾堆旁的一个长约2米,宽约1.5米,高约2米的板房,板房内有一张床,即为卧室,一家人均住在里面。板房旁有一个小灶,灶旁是一些烧剩的木材,即为厨房;一个破旧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漆漆的锅,锅里依稀可见一些米饭和菜叶,锅旁放着一些已经腐烂的苹果和猕猴桃,这便是一家人一天的食物。

小女儿———至今无钱治脑瘫

21日中午,根据报料人提供的线索,记者在龙华新区工业路旁的一处大树下找到了被红绳锁住的男孩。他叫王济热,今年9岁,与父母和弟弟妹妹一起住在一堆垃圾旁的板房里。这些垃圾就是一家人的经济来源,都是其父从外面捡回来的。由于王济热喜欢东跑西跑,其父担心儿子走失,便用红绳将其锁在大树下的一个水泥墩上。一年来,逢学校放假,王济热便会被父亲用红粗绳锁住。

“菜和水果都是我从菜市场捡回来的,现在煤气太贵,我捡垃圾一月也才赚个500多块,烧不起,只好去外面捡来一些木材,烧火做饭。”王经新说,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在深圳观澜,偶尔会送些米过来给他,但由于都是打工的,也无法给予他更多的支持。

记者采访时,垃圾堆旁还坐着一名女子一言不发,手中抱着一个1岁左右的男婴,身旁一个木箱子被一个破旧的网纱罩着,里面还躺着一个孩子,神情有些异样。女子正是王济热的母亲,男婴叫王济爱,女孩叫王丽爱,2007年出生。